您的位置::趣胜娱乐网 >> 最新文章

指肚大的小鱼都捕造孽啊余宪忠

时间:2019年10月09日

“那时多用滤网捕捞,捕上来的全是‘大个头’;现在用的是拖网,比滤网的网眼要密得多,基本上可以‘一网打尽’,连小虾也不会漏掉。”记者采访了解到,其实,祖祖辈辈“靠海吃海”的渔民和渔企都对掠夺式捕捞很痛心,那么,到底如何有效保护渔业资源,已不再是单靠一个“休渔期”所能解决的现实问题了。其他渔企

认同美佳放养做法愿意加入放养行列

对美佳集团不惜巨资放生幼鳗的做法,当地许多水产品加工企业表示赞同,并纷纷表示将用不同的方式加入到保护渔业资源的行列中来。

日照市金海渔业公司总经理高伟告诉记者,他对美佳集团的做法非常敬佩。星鳗是一种很贵的鱼,2—3年才能长成成品鱼。美佳放养的幼鳗在8—20厘米,大部分只需再生长半年即可用来加工,最晚也只需一年就可长大。放养后,缩短了捕捞周期,对保护星鳗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以前大家都没有把收购的幼苗放回大海,所以他也就没有在意。但现在美佳树立了一个榜样,让他认识到保护幼苗的重要性,今后他也要加入到这样的放养行列,把收购到的活幼鳗及其他鱼苗放回大海,尽一分保护渔业资源的责任。

据日照市一家食品公司的经理安先生介绍,如果把收购的幼苗再放回大海,对企业来说每年肯定要增加一部分额外负担,但这是一个造福子孙后代的行为,所以他同样很支持。

一些渔业企业负责人纷纷表示,如果行业出台自律协议或倡议,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积极响应。放养企业

赔钱,我们也心疼不放,觉得是犯罪

为什么要放养这些幼鳗?一年赔五百多万不心疼吗?针对读者关心的这些问题,记者对美佳集团董事长彭英海进行了专访。

记者:放养星鳗回大海,是个人想法还是企业战略?

彭英海:当我在公司看到收购的几厘米长的幼鳗,感觉很残忍,个人良心上接受不了。我个人认为,收购、捕杀幼鳗其实是一种自杀行为,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子孙后代都是一种犯罪。所以,我们决定实施放养星鳗计划,并要一直坚持下去。我们也希望通过放养,带动更多的企业和渔民参与进来。

记 :按照目前美佳的放养计划,每年会赔500 多万元 ,这个账怎么算?

彭:每年放养170吨幼鳗,赔500多万,从表面看,钱都放进大海里,打水漂了。但这关系到我们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战略。星鳗是我们的主导产品,近几年,收购的不符合加工要求的星鳗越来越多,这让我们开始担忧起来:若干年后,还能收到合格的星鳗吗?如果原料在几年内就没有了,那损失可就大了,企业的发展也不会长远。

在处理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问题上,我们更看重长远利益。可能现在的投入直接在利润计算上不划算,但这是在延长企业生命线。

目前来讲,每年赔五百多万元,对企业没有太大影响,在可承受能力范围之内。虽然赔钱我们也很心疼,但不放养觉得是犯罪,把这些钱投入到渔业资源保护上,就非常值得。

作为水产品加工企业,我们理应对渔业资源保护尽责,通过放养幼鳗来反哺大海。我们全体职工也都愿意这么做,毕竟这不仅是为了企业的长远发展,也是在造福子孙后代。

记:美佳实施自己的放养计划,同行的理解也很重要。

彭:我个人感觉,社会各界和同类企业对我们的这种做法都很支持。毕竟放养计划惠及子孙后代,全社会都会认可。我们没有感到孤独。

目前,日照进行水产品初级加工的企业有 200多家,形成加工规模、出口的大约有十几家。作为水产品加工企业,我们的认识是一样的,那就是资源可持续利用。

其实,我和其他企业老总平常在交流的时候,也一直谈论可持续发展的话题。渔业资源减少了很多,这让水产企业已经由过去的急功近利,逐步向长远发展考虑,并由过去的被动保护,变成现在主动参与保护。

我们实施幼鳗放养计划,只不过是在海洋资源保护方面提前了半步。希望我们的做法能抛砖引玉,让更多的企业和有识之士提出更多、更好的保护计划。相信会有越来越多有责任和良知的企业加入到保护渔业资源的行业中来。

记:有没有打算发起一个保护渔业资源的倡议?

彭:作为企业,我们会尽责任、凭良心去做事。发起保护渔业资源的倡议曾经想过,但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不是凭一个企业的力量就能实现的。政府出面发出倡议,我们将坚决支持。渔民痛心

海里的鱼越来越少捞上来的越来越小

5月27日,日照市桃花岛54岁的老渔民张丰华说,看到报道后既为美佳叫好,也为这些年来渔业资源数量的巨变深感痛心。回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个时候鱼多,小鱼就直接放回海里了,大鱼除了自家留一点,基本上卖给了水产公司。现在可不同了,大虾、鲅鱼的数量连原来的一半也不到。

美佳集团监事会主席李淑利告诉记者,20年前,日照海边像梭子蟹、鹰爪虾这样的渔业资源到处可见,现在却难寻踪影。一些细长的小鱼苗很容易被网勒死,只要被网住,基本就没命了。

一位36岁的于姓渔民在痛心的同时表示无奈。他告诉记者,他15岁就开始出海,平均每月20天。原来鱼的品种多、鱼肥,产量大;现在,近海主要剩鳗鱼和章鱼了。那时多用滤网捕捞,捕上来的全是“大个头”;现在用的是拖网,比滤网的网眼要密得多,基本上可以“一网打尽”,连小虾也不会漏掉。他27日上午打的鱼卖了1000多元,其中幼苗就不少,手指肚大小的鱼5毛钱一斤就卖给养狐和貂的个体户了,“他们把这些小鱼打成鱼粉当饲料”。他说虽很可惜,但“也没有办法,现在鱼少了,费力捕捞来的东西,能换点钱就先换点吧!”

渔民普遍反映现在出海捕捞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因为近海鱼类比30年前减少了至少一半以上。“光想着从海里捞金子,不知道回报大海啊!”日照渔家民俗旅游村的几位老渔民感慨良多:“鱼就跟人一样,孩子都没了,咋能传宗接代啊?指头肚大的小鱼就给捕杀了,造孽啊!”监管方面

光靠休渔难保鱼苗监管尚需加大力度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从个体渔民到捕捞公司,各类鱼之所以常常被祖孙三代“一网打尽”,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渔网网眼标准执行起来一再缩水。

“渔网的网眼太小了,最小的只能插进一根竹筷。”一位正在整理渔网的渔民这样告诉记者。记者问为什么不换大眼渔网,他说渔网厂里织出的就是这种网,他也不知道国家对海洋捕捞网具最小尺寸有什么规定,平时也没有管的。

记者在日照的一些渔码头看到,很多渔民在岸边补网。果然,网眼最大边长不过三四厘米,小的中指勉强能塞进去。

2003年,农业部曾发出《关于做好全面实施海洋捕捞网具最小网目尺寸制度准备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近年来,沿海地区使用不符合网目尺寸标准的网具从事捕捞活动的现象日趋严重,严重破坏了海洋生物资源。”为此,要求从2004年7月1日起,东海、黄海区的拖网网眼边长最小不小于5.4厘米。

很多日照市民在对美佳放养鱼苗表示敬意的同时,也反映现在的渔业资源保护意识在弱化。他们说,尽管自己不从事渔业生产,但生活在海边,就会为大海着想,就和环境保护一样,环境破坏了,谁都不会答应。

市民迟先生看了报道后专门打来电话说,保护渔业资源不能仅靠一个企业,也不能光靠“休渔期”,还需要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

记者就渔业保护和市民反映的问题致电日照市海洋与渔业局,该局一位办公室负责人说,放养幼鳗是企业自发行为,这几天局领导都没有时间接受采访。

从化批发职业装

陆丰工作服加工

揭阳厂服定做

友情链接